一个离谱的作文题目

老婆的学校布置了一篇作文,名叫《平淡中也有诗》。我并不喜欢这个标题,因为这个标题一定程度上美化了「诗」,丑化了「平淡」或者「生活」。在人们的直觉或者共识中,诗为什么一定不能诗平淡的呢?我搞不太清,所以写了一首「平淡的诗」。

继续阅读

记「在发了三个字被踢出一个群」后

今天我在一个群里发了三个字,然后就被踢出了这个群。可以说这并不是一段令人开心的经历,总结几点收获:

  • 在他人愤怒的时候,一些不合时宜、表意不清的言论容易激发人们的愤怒,甚至激化矛盾;
  • 当矛盾产生的时候,相对弱势的那个人会成为人们宣泄愤怒的出口;
  • 不管初衷如何,不要先给出不妥当的结论,这样容易引发误会,来不及给出原因就会令人失去沟通的意愿;
  • 无论正确与否,不要在他人愤怒的时候急于给出完全相反的建议,先安抚情绪再进行理性沟通;
  • 当不同意见出现,先去弄清楚为什么这种意见会出现,是否有道理,不要强烈抵触不同的意见;
  • 当错误出现的时候,不要妄断。排除误会,看看是否仍有回转的余地。

额头长角的牛

梦到了一只额上长角的牛,姑且叫它「独角牛」吧。我看这独角牛确实有点奇怪,就问它「你怎么生得和其他的牛这么不同?没有头顶的两只角,反而额头上长了一只这么丑的角。」独角牛告诉我,「我也因此备受煎熬。因为从小容貌特殊,没有牛愿意和我玩。就连和我搭话的人,也都是问差不多的问题。马在额头上长了角就变成『独角兽』,不仅其他的马,连貌美的女孩子都忍不住爱抚。我这只角却只会带给我烦恼,惹人厌恶。我的运气真的是太差了。」没过多久,这只独角牛就抑郁成疾,孤独地死去了。有趣的是,人们对它尚未风化的骨架却充满了兴趣,就连貌美的少女也会忍不住看上几眼。

Book: Range

Introduction: Roger vs. Tiger

我们都对这些说法耳熟能详:「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某某某要从娃娃抓起」。老虎·伍兹就是这样的典范。文章介绍了老虎·伍兹和罗杰·费德勒两个人的成长经历,二者完全不同缺都在各自的领域上取得了成功。伍兹从很小年纪就开始了大量的 deliberate practice。但费德勒却并没有一开始就专注在网球运动上,而是有更广泛的兴趣。

继续阅读

无题

博客已经好久没有更新过了,一来是最近刚刚换了工作,原本的摸鱼时间被极大压缩,还有就是「倦怠感」的出现令我缺少了写字的动力。李如一曾经在「一天世界」播客中解释节目更新变少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失语」了。虽然我们二者的创作水平天差地别,但想来这种感觉——无话可说或有话而不能说——确是相似的吧。

继续阅读

二〇二二年一月:我在读什么

虚构类:

神经漫游者 威廉·吉布森

  • 3 星。

阅读的时候需要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一本将近 40 年前的小说。不知是否是翻译的原因,部分内容读起来晦涩难懂,让人感觉莫名其妙、十分割裂。豆瓣上给出了一段删减的床戏描写,可以对比参考。相比于《漫游者》还是喜欢《爱朵露》多一些。

继续阅读

关于品位

图一为荷兰画家 Jacobus Vrel 的街景画作(成交价格约为 7,193,467 元人民币);图二为我购买的一幅老上海外滩画作(价格为 200 元人民币);图三为一幅数字 NFT 的画作(最新成交价格为 125 ETH,约为 10,371,454 元人民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