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维模型

第一原则思维

“As to methods, there may be a million and then some, but principles are few. The man who grasps principles can successfully select his own methods. The man who tries methods, ignoring principles, is sure to have trouble.” — Harrington Emerson

我很喜欢《动物庄园》,尽管距离现在已经将近百年,其中的内容仍值得人们反复回味。《审判》《蝇王》这些经典作品也是一样,它们并不流行,却经历历史的选择沉淀下来成为了「经典」。经典的文学作品似乎从不过时,因为它们讨论的内核——人性,始终如一。

人们经常感慨「道理懂了很多,却过不好这一生」。道理就像是一个个散落的珍珠,很多人能看到,却很少有人将它们反复打磨,串到一起,思考为什么它会得到人们的喜爱,打造成首饰卖给他人。我们认为我们懂了很多道理,也许仅仅是一种错觉。我们仅仅「知道了很多知识」,而并没有「懂」其中的道理。

很多聪明的人,比如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得、爱迪生、特斯拉、马斯克都使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学习、创造、解决问题。这种方式和他们的个人努力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与他们的思维方式密切相连。这种思维模式就是「第一原则思维」。

什么是「第一原则思维」

工程师们一定对这个概念并不陌生:根本原因分析(Root cause analysis)。这种分析策略从问题的现象触发,追本溯源找到问题的根本原因,从而解决问题。

第一原则思维(First Principle Thinking)是一种类似的思考方式,二者非常相似,却有本质的区别。简单来说,根本原因分析从现象出发探索本质,而第一原则思维从本质出发探索所有的潜在行为,二者一正一反。所以你也许发现了,我在开头所写的文学作品和人性关系的例子,是一种根本原因分析的方法,从现象(经典文学作品)到本质(人性),而不是第一原则思维。那么从第一原则思维的角度看,文学作品和人性的关系又是怎样呢?相信你在看完这篇文章后会有自己的答案。

「第一原则思维」是一种能够帮助我们真正理解事情、进行深度思考的最佳方式。

维基百科对「第一原则(First principle)」给出的定义是:「A first principle is a basic proposition or assumption that cannot be deduced from any other proposition or assumption.」第一原则是一个基本命题或假设,不能从任何其他命题或假设中推导出来。

马斯克对此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Well, I do think there’s a good framework for thinking. It is physics. You know, the sort of first principles reasoning. Generally I think there are — what I mean by that is, boil things down to their fundamental truths and reason up from there, as opposed to reasoning by analogy.

Through most of our life, we get through life by reasoning by analogy, which essentially means copying what other people do with slight variations.

通俗地说,第一原理思维是积极质疑你认为自己「知道」的关于特定问题或情景的每一个假设的做法,然后从头开始创造新的知识和解决方案。这种思维会帮助我们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解和洞察,用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创造性方式去解决复杂的问题。

如何使用「第一原则思维」

有很多相关的方法和讨论,这里介绍两种对我很有帮助的方法:马斯克的三步法,和苏格拉底式提问。

马斯克建议使用三个步骤去进行第一原则思考:

  1. 充分认识并且定义你当前的假设。

    爱因斯坦曾说过:「如果我只有一小时时间去解决问题,我会花费55分钟时间去思考问题,5分钟时间思考解决方案。」充分认识问题本身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地进行梳理和思考。

  2. 将问题分解为基本原则。

    所谓基本原则就是事物最基本的真理和要素。我们可以通过不断地提问去帮助自己挖掘出其中隐藏的「真相」。可以参考苏格拉底方式中的问题。

  3. 重新开始创造新的解决方案。

    维特根斯坦说过「To understand is to know what to do.」带着我们分解得到的「building blocks」我们可以搭建自己的解决方案。在创造的过程中我们会不断地思考、质疑、验证、迭代,最终得到清晰的线索和方案,「know what to do」。

在认识和分解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苏格拉底式的提问:

  • 明确你的思维,询问你的想法的来源。我到底是什么想法?为什么我会这么想?
  • 挑战假设:我怎么才能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我从相反角度思考会怎样?
  • 寻找证据:我如何才能证明?证据的来源有哪些?
  • 考虑其他角度:其他人会怎么想?我怎么知道自己是正确的?
  • 研究后果和影响:如果我错了会有什么后果?
  • 对最初的问题进行质疑:我为什么这么想?我是正确的吗?我可以从推理过程中得到什么结论?

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揭开问题表面,确定背后的真理。通过理智冷静地回答自己这些问题,我们会得到那些基本的「真相」。

「第一原则思维」的例子

回到开篇关于文学作品和人性的讨论,使用根本问题分析法,我们不难发现经典文学作品之所以历久弥新,是因为他所讨论的人性始终不变。那么使用第一原则思维呢?

假设:

经典文学作品始终不过时

第一原则思维:

为什么你喜欢阅读经典文学作品?哪些部分让你产生了共鸣?小说、诗歌、还是非虚构?

如何定义「过时」?除了文学还有那些不过时的事物?

经典文学确实是不过时的吗?原意看经典文学的人在逐渐减少,大家更习惯阅读信息量大体量小的「碎片化」知识?

我怎样才能证明经典文学不过时?其他人是否认同我的观点?如果它是过时的会怎样?

我们在前两三个问题也许就会得到「人性」或许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但显然底层的原因有更多。甚至关于「过时」我们都可以展开很多讨论,比如,历史、文化、信仰、科学。带着上述问题的种种答案,我们便形成了对于经典文学的更深入的思考,也会引入对时间和流行的思考。有了这些分解后的「第一原则」,我们便有多种可能和选择。我们可以写一篇文章论述其中的深层原因;可以建立一个系统阅读的框架,立心于天地;可以组织读书会,传播文化;可以打造一款 APP 将高质量内容和流行元素相结合……

而这些想法的源头仅仅是一个假设——「经典文学作品始终不过时?」

这就是「第一原则思维」的魅力:它不仅仅探索问题的本质,更是提供了丰富的可能方案,引发惊人的创造力。

最后

第一原则思维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入门一个领域,并解决复杂的问题。很多人喜欢使用类比的方式理解事情,因为这样更符合我们的认知方式,但第一原则思维会带给我们更真实的答案。

很多人都在试图将他们的想法放入我们的头脑中,通过类比的方法让我们进入他们的思维逻辑中,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当我们习惯「别人替我们思考」的方式后,我们会逐渐丧失自主思考、批判思考的能力 —— 即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提到的负责认知和判断的 System 2 的功能。

而第一原则思维正是破除了这种影响,打破了他人对我们思维的干预,让我们能够形成对问题的独到见解,看到更多有趣并且可行的方案。它使得我们能够在纷乱复杂的情境中抽丝剥茧,理清思维,从头开始重新构造自己的解决方案。这个过程是困难的也会是不舒服的,我们需要质疑他人、挑战他人、质疑自己、挑战自己。但最终,我们会看到那些重要、稀少、隐秘的真相。

Tobi Lutke 的思维模型

George Mack 在 twitter 上发表了 Shopify 的 CEO Tobi Lutke 的6个思维模型

1 遵循「Crocker」定律

Crocker是Wikipedia的编辑,并且鼓励人们不要为编辑他的页面而道歉。如果他被冒犯的话,那么错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人。

Tobi 十分重视反馈「feedback」的重要性,并且希望能够获得真实、清晰的反馈。

「如果我被侮辱了,那是因为我的大脑做了一个决定,把被那个人侮辱的想法植入我的记忆和思想中……。
我是在自己的意志下做这样的决定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的大脑已经把这个权力交给了对方」

「If I’m insulted it’s because my brain made a decision, to implant in my memory and thoughts the idea of being insulted by that person…
I did that under my own volition. It was my own choice. My brain has assigned the power to the other person.」

2 永远跟随「第一原则」

Tobi 的思维模型

「Global Maximum > Local Maximum

Local Maximum = Optimising a cog in the machine

Global Maximum = Optimising the machine itself」

第一原则:「A first principle is a foundational proposition or assumption that stands alone. We cannot deduce first principles from any other proposition or assumption.」

一个「第一原则」的例子

在港口运输货物的时候,比起一件一件卸货、装货,直接把所有的东西一次性搬到船上效率会高很多。

这就是「SHIPPING CONTAINER」航运集装箱的由来。他的发明者就是一个港口的卡车司机——Malcolm McLean,一位上世纪最被低估的企业家和现代全球贸易的「教父」。

因此 Tobi 总是认为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可能是错误的。

「I think the best company (that exists right now) is a 6/10 on the scale to what is a perfect company」

他认为现在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只能算是6分,而自己想要建立一家接近6分、目标7分的公司。

我们总是认为当下的事情是合理的、正确的,却不曾想过50年后的人们会如同我们现在嘲笑50年前的人们一样嘲笑现在的我们。

3 从长远角度考虑问题

牺牲短期利益换取长远收益。Tobi 认为每一个决定都应该回答这个问题「你在做的优化是为每一笔单独的交易还是为了LIFETIME交易?」

你在和用户进行有限的游戏还是无限的游戏?

Shopify 并没有向投资人希望的那样,在他们平台店铺的产品上强制印上「Powered By Shopify」,尽管这样做会形成品牌效应的正反馈。

Tobi对此的看法是,他们想要让店铺的产品看起来更好。而这就是Tobi提出的「LTV Thinking」,在足够长的时间轴上,和你的用户玩「正和游戏」而不是「零和游戏」。

4 拥抱迁移学习

Tobi 认为电子游戏是一种很好的学习途径。

在实际的商业世界你可能每年只有一次机会进行豪赌。但在游戏中我们的大脑可以对类似情景进行千百次的训练。

「Factorio」是Tobi最喜欢的游戏。

5 决策

每一次做了错误决定的时候,Tobi都意识到他遗漏的那部分信息完全是自己本可以获得的。

Tobi 重视事后决策的难度,并把决策当做一种工作认真对待。

每次 Tobi 做出决策的时候他都会记录下来,并且附上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的相关信息。

国际象棋大师 Kasparov 习惯用「系统思维」去分析自己下棋时候的错误。比如,走了一步A棋导致输掉比赛。

「结果思维」:以后不再走A这步棋。

「系统思维」: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的思维路线是怎样的?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结果思维」防止我们再一次犯某个错误,「系统思维」防止我们用类似的思考方式犯更多类似的错误。

6 好奇心驱动的人才堆栈 > MBA

Tobi 没有读过MBA,每天也不会疯狂工作。相反,他喜欢玩游戏(进而写代码),玩滑雪(进而建立了一个在线雪板商店)。

Tobi 认为遵从自己的真正的好奇心是职业生涯更好的基础,而不是盲从现在能够赚钱的事情。这个过程也许比较漫长,无法迅速成功,但可以带来长远来看更好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