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机计划

空气

看到一位打工人的日记:

「昨天睡的不好,今天什么都不想做,提不起兴趣。早上去公司上班,时间不算很早,却也不是很晚。每次到公司,我旁边的同事就已经在座位上。不确定他究竟是几点到的,有过好奇,想和他搭话,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最近由于工作原因要调到海市,却因为另一些原因不得不留在这里一段时间。早早和周围同事打过了招呼,说了再见,却迟迟未走,难免有点尴尬。幸好这种感觉持续得不久,看来其他同事逐渐习惯了我还在这里,开始不以为然。每次我听到空气中飘来我名字的声音,都会不由得惊上一惊,感到一种异样的侵入感,不舒服却也无可奈何。这种感觉很可恶,表面上却还要做出一副恭敬友好的样子,希望尽早结束这段对话。周围的同事都已经有了家庭、孩子,我明明和他们年纪相差不大,却仍是单身,看来是值得我相爱的人还没有出现在生命里。大家对关于老婆老公孩子的话题大谈特谈,我像是一个局外人,找不到切入对话的时机有些羡慕和着急,却也庆幸自己没有这些话题的谈资而落得清闲。周围的家长里短无法激起我足够的兴趣,它们对我的吸引甚至不如我那可爱的鼠标垫。还有一点我感到十分不解,为什么我旁边的同事总要把桌子放得满满当当,从显示器、支架、台灯、鼠标键盘、办公椅,到无用的图书、文具。最近甚至拿来了一个风扇放在了旁边。对此我不多加评论,但它时不时发出的震动声音也会偶尔引起我的不满。还是我的座位干净清爽,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笔记本,每天下班带走后便没人可以确定这个位置到底是否有人使用过。手机这时响起,来自海市的同事,应该是要讨论一下我未来的工作安排。我故意晚了几秒接通,你好,有什么事情吗?你好啊,昨天测试的同事反馈新发布的软件没有办法成功烧录进去,可以帮忙确认一下吗?是一位女同事,声音清爽有活力,我的语气开始变得认真。好的好的,我沟通一下看看哪里有问题。谢谢。嗯。我直接挂断了电话,这样会不会有些不礼貌?算了,还是要先看看问题出在哪里。你好,我是新入职的同事,测试的同事反馈我提供的软件无法烧录,我想要和你再确认一下烧录的烧录的步骤,我联系了另一位同事。好的,你这样啊,先一再二然后三四,应该没问题的,再试一试看看吧。好的好的,谢谢。对方挂断了电话。我回拨给声音轻快的女同事,转述了过程,她答应我再试试看,然后告诉我结果。我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不直接对话,而一定要将我作为中转的媒介。可能这就是我这个职位的重要意义,感觉像什么都没做,却又像是解决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希望明天状态可以好一些,大家可以对我印象更深一些。」

额头长角的牛

梦到了一只额上长角的牛,姑且叫它「独角牛」吧。我看这独角牛确实有点奇怪,就问它「你怎么生得和其他的牛这么不同?没有头顶的两只角,反而额头上长了一只这么丑的角。」独角牛告诉我,「我也因此备受煎熬。因为从小容貌特殊,没有牛愿意和我玩。就连和我搭话的人,也都是问差不多的问题。马在额头上长了角就变成『独角兽』,不仅其他的马,连貌美的女孩子都忍不住爱抚。我这只角却只会带给我烦恼,惹人厌恶。我的运气真的是太差了。」没过多久,这只独角牛就抑郁成疾,孤独地死去了。有趣的是,人们对它尚未风化的骨架却充满了兴趣,就连貌美的少女也会忍不住看上几眼。

Book: Range

Introduction: Roger vs. Tiger

我们都对这些说法耳熟能详:「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某某某要从娃娃抓起」。老虎·伍兹就是这样的典范。文章介绍了老虎·伍兹和罗杰·费德勒两个人的成长经历,二者完全不同缺都在各自的领域上取得了成功。伍兹从很小年纪就开始了大量的 deliberate practice。但费德勒却并没有一开始就专注在网球运动上,而是有更广泛的兴趣。

继续阅读

二〇二二年一月:我在读什么

虚构类:

神经漫游者 威廉·吉布森

  • 3 星。

阅读的时候需要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一本将近 40 年前的小说。不知是否是翻译的原因,部分内容读起来晦涩难懂,让人感觉莫名其妙、十分割裂。豆瓣上给出了一段删减的床戏描写,可以对比参考。相比于《漫游者》还是喜欢《爱朵露》多一些。

继续阅读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我在读什么

虚构类:

拟偶像爱朵露威廉·吉布森

  • 4 星。

20 多年前,William Gibson 描述了这样一个世界——科技和文化杂糅,理性与荒谬、主流与异类、虚拟与真实并存的世界。整个故事的情节十分简单,一位著名歌手宣布要与一位虚拟偶像(爱朵露)结婚,一系列情节围绕这件事情展开。

继续阅读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读书记录

这个月读的虚构类图书有:

《心》(夏目漱石)
– 五星。真的太喜欢夏目漱石的文风,平静而细腻。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这一版的导读也会让读者更了解夏目漱石本人和这部作品明治时期的时代背景。

「我把全部财产交给叔叔打理而毫不介意,从世俗的眼光来看,就是一个大傻瓜。如果从超越世俗的层面来看,或许也可以说我是个单纯而可贵的人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