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

对高中班主任说过的话只有这句印象最深:「认真能把事情做对,用心才能把事情做好」。多年以后才越发认可这句话。

Pirsig 在《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提到的「全然」——一种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的态度——也是类似。用 Pirsig 的话就是:

我不想匆忙行事,因为匆忙本身就是一种要不得的二十世纪态度。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一旦想要求快,就表示你再也不关心它,只想去做别的事。所以我想慢慢来,仔细而透彻地,用我找到被剪断的销子的态度。有了这种态度才能发现原因,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寻求良质(Quality)的方式在于「物我两忘」,也就是自我与世界的接纳与融合。用心投入一件事情可以消融对立和冲突,让我们对事物认同。良质就在其中,在消除对立所产生的认同感中。

定义行为的不是环境,而是思维方式,这才是影响我们最多、最深的。正如旅行的魅力在于「在路上」的状态,而非仅仅到达目的地。

当我想快点把家务做完,我一定不会把它做好。当我想快点做出某个功能下班回家,我是不会写出高质量的代码的。「极简主义」便是这个道理。所谓极简并不是仅仅少买衣服、家具,消解个人的欲望,而是提倡一种「专注」的思维模式。用心专注于一件事情,而非肆意浪费自己的注意力和能量。

在精神上极简的过程,就是为发现良质而作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