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读书记录

这个月读的虚构类图书有:

《心》(夏目漱石)
– 五星。真的太喜欢夏目漱石的文风,平静而细腻。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这一版的导读也会让读者更了解夏目漱石本人和这部作品明治时期的时代背景。

「我把全部财产交给叔叔打理而毫不介意,从世俗的眼光来看,就是一个大傻瓜。如果从超越世俗的层面来看,或许也可以说我是个单纯而可贵的人吧。」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波拉尼奥)
– 四星。
读了两部波拉尼奥的作品,其中《地》是短篇的合集,并不是每一篇都精彩。最喜欢《安妮·穆尔的生平》、《邀舞卡》、《圣西尼》。《遥远》则讨论了诗、暴力、生与死。可能不适合大部分人的口味。

「我坐在那儿看着漆黑的灌木丛,枝条随风摇摆相互缠绕交织出了一幅画。罗梅罗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我点了根烟,开始想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比如时间,地球变暖,越来越遥远的星辰。」

「他说,在这样的社会政治形势下,自杀很荒谬而且多余。最好是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诗人。」

《遥远的星辰》(波拉尼奥)
– 三星。

「我们不会停止阅读,即使每本书总有读完的时候,如同我们不会停止生活,即使死亡必然来临。」

《务虚笔记》(史铁生)
– 五星。一部充满哲思的半自传体虚构文学,实在是太精彩了!摘录太多不好整理,会经常翻看。相比之下赵松的《伊春》逊色太多。

「务虚」而非「务实」,注定了这是一本更形而上的「纯粹虚构」的小说。但其内容却并非是抽象、晦涩的,而是十分真挚、优美、易读的。

如很多小说不同,所有角色的名字仅有一个字母代号,因此很难说某个人物有一个具体并真切的形象,而是代表了不同的人物的不同精神或者说哲学。人们因为不同的选择,在不同的时间,成为了不同的个体,这种随机的确定性在阅读的过程中不断冲击着读者。而我们都是其中的某一个或者所有人的映射。

很难具体说出这本书为什么「好」,因为它显然不具备人们所喜欢的许多「干货」,但却包罗万象:命运、爱情、社会、人生、哲学。它很难被解释却很容易被理解、很难被归纳也无需被归纳。它像是纯净的天空中安静飞过的一只鸟,你无法定义它的意义,但是它的存在本身便是合理的并且令人欣喜的。

我们的灵魂需要更多的「湿货」和「虚货」。尤其在中文西文化的时代,史铁生的《务虚笔记》绝对需要被更多的中文读者所看到。

《卡拉马佐夫兄弟》(陀思妥耶夫斯基)
– 五星。厚重的文学经典,陀氏的未完之做。每个人都是「卡拉马佐夫」。

非虚构类的图书有:
《智识分子》(万维刚)
– 三星。书中总结和引用了诸多著作,比起这本书本身,其所引用的作品更值得拜读。不过万维刚本意也是想读者科普和介绍一些优秀的思想观念,因此我觉得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本书还是值得一读的,至少是值得快读的。

关于他人的痛苦》(苏珊·桑塔格)

Steal Like An Artist by Austin Kleon

逃避自由》(弗洛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