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群」从君从羊,「君」意为主理人,「羊」意为地方居民,「群」代表了一种人民自治体。当群体形成,个体难免遇到下述情况:

结党营私

这里的「结党营私」为中性非贬义,更接近群伦中 [[Clique]] 的概念,即代表所有互相熟识的人分化成不同的小群体。

这里涉及到社会学的一些概念,不在这里展开讨论。但在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的发展中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有机会可以在后续探讨一二。

两袖清风

然而有些人并不喜欢主动或被动寻找小群体,面对各种暗流波动,选择「两袖清风」。他/她们代表了一部分理想主义者,鄙弃世俗的党派,强调个人的原则和主张。这些人是精神的胜利者,却在物质收益上不如意,因此而「两袖清风」。

这种观念类康德提倡的真正的道德——并不是因为利益上的好处、避免惩罚、满足自己的同情心去做一件事情,而是纯粹出于责任和义务去做这件事。这样你才是真正自由的,这才是真正的道德。

康德的道德理想十分崇高美好,也值得每个人去努力达到,但是却常令人力所不能及。

明哲保身

第三类「明哲保身」的人则显得「中庸」,这也是本文所提倡的观点。明哲保身这个成语源自《诗经·大雅·烝民》,赞美的是一代名臣仲山甫。「既明且哲,以保其身」的仲山甫心如明镜、充满智慧。不但勇气过人、不畏强暴,也处事谨慎、善于保全自己。

正如《孟子·尽心上》说:

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梏桎死者,非正命也。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就一种「明哲保身」的哲学。不站在危墙下面并不是因为胆小、害怕风险。而是既「明」且「哲」的一种体现。

「明」代表一种识别机遇和风险的能力。识别哪里有危墙,哪里有险路,哪里又有机会。Rober Iger 在他的自传 The Ride of a Lifetime 中提到过他为什么放弃了收购 Twitter:

Twitter was a potentially powerful platform for us, but I couldn’t get past the challenges that would come with it. The challenges and controversies were almost too much to list, but they included how to manage hate speech, and making fraught decisions regarding freedom of speech, what to do about fake accounts algorithmically spewing out political “messaging” to influence elections, and the general rage and lack of civility that was sometimes evident on the platform. Those would become our problems. They were so unlike any we’d encountered, and I felt they would be corrosive to the Disney brand.

Robert 认为收购 Twitter 是一件对 Disney 来说「有破坏性、侵蚀性(corrosive)」的事情。对 corrosive 的事情的识别就是「明」。

而「哲」则代表了一种选择与行动的智慧。种种选择并不是简单的「知其不可而『不』为之」,而是「知其不可而『如何』为之」。

在产品设计中,创造者需要为用户减少产品的使用阻力和障碍,而用户的使用和反馈又会为创造者增加障碍。用户躲避障碍、创造障碍,创造者识别障碍、解决障碍。我们一直在「用户」和「创造者」这两个身份之间不停切换。

当我们身处困境中是否能够果断抽身,当我们得意的时候又是否能保持足够清醒的判断。识别 corrosive 的事情代表一种明辨事物的能力,如何处理 corrosive 的事情则需要行动者的勇气和决心。

「明哲保身」并不是阿Q精神,而是要通过思辩训练自己的直觉。是对识别障碍、解决障碍、制造障碍、远离障碍的能力的不断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