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21年11月

book: Steal Like an Artist

这本书为创作者或者准备成为创作者的人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正如书的标题所说「窃取(steal)」是大部分艺术家的创作方法。这里的 steal 并不是简单的 copy,如毕加索所说:

好的艺术家模仿;伟大的艺术家窃取。
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继续阅读

DAO and Humanity

It’s interesting to watch some DAOs. Almost every DAO is full of enthusiasm at first and expects to build a perfect governance system. The process is not as good as it should be. Some centralized governance or small-scale DAOs instead grow better.

DAO-like concepts are not recently proposed. Holacracy , proposed in 1957, is a similar decentralized management mechanism. But in 2016 this management model was found not successful at Zappos. The main reason is that people want the system to work perfectly like an operating system, but human nature doesn’t fit in and leads to another direction.

继续阅读

Some Thoughts of Web3

Posted on my Twitter.

Some thoughts on this episode from @tferriss @cdixon @naval.

#542: Chris Dixon and Naval Ravikant — The Wonders of Web3, How to Pick the Right Hill to Climb, Finding the Right Amount of Crypto Regulation, Friends with Benefits, and the Untapped Potential of NFTs

This episode really covers so much information. In addition to crypto-technology, I would like to share my thoughts on the creator economy.

继续阅读

「工具」与「赋能」

「Technology is nothing. What’s important is that you have a faith in people, that they’re basically good and smart, and if you give them tools, they’ll do wonderful things with them.」

这是乔布斯在27年前采访中说的一段话。Jobs 主张 empowerment,即赋权于他人。将好的工具提供给聪明的人,自然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然而随着各大中心平台不断涌现、垄断,现在人们越发倾心好的「产品」,而非好的「工具」。更享受「消费」,而非「创造」。

最近 Web3、元宇宙这些概念突然火了起来,「去中心化」一度成为一种新的政治正确,科技的信仰似乎再次理想化地向左倾斜。但正如二十几年之前一样,新的时代下的「工具」的重要性远超于「产品」。Web3 为大家提供了一个绝佳的 empowering 平台,请用「工具」去「创造」,而不要在「产品」中「消费」。

《逃避自由》

作者:[美] 艾里希·弗洛姆

豆瓣:逃避自由

Wikipedia:逃避自由

第一章 自由——一个心理学问题?

人性既非一个生物上固定不变的天生欲望冲动的集合体,亦非文化模式的毫无生机的影子,可以轻松自如地适应它;它是人类进化的产物,但也有某些固有的机制和规则。人性中某些因素是固定不变的;物质化的冲动必须得到满足,避免孤立与精神孤独。

「人从人与自然的原始一体状态中获得的自由愈多,愈成为一个『个人』,他就愈别无选择,只有在自发之爱与生产劳动中与世界相连,或者寻求一种破坏其自由及个人自我完整之类的纽带与社会相连,以确保安全。」

继续阅读

稻草人提案 (Straw Man Proposal)

稻草人论证(Sraw Man)」和「稻草人提案(Straw Man Proposal)s」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者十分相似却有根本的区别。

「稻草人论证」是是曲解对方的论点,针对曲解后的论点(替身稻草人)攻击,再宣称已推翻对方论点的论证方式,是一种非形式谬误。它给人的印象是驳倒了一个论点,而真正的论题并没有被解决或驳倒,而是被一个假的论题所取代。

而「稻草人提案」是一个集思广益的提案方法,旨在引起对其缺点的辩证讨论,引发产生更好的提案。这个术语在美国很流行,尤其是在工程师文化中。

Julie Zhuo 在她的 Twitter 上说,遇到一个很重要但很多人持不同意见的问题的时候,最好的解决策略是:花 2 个小时的时间,写一份「稻草人提案」,并与团队分享。为什么呢?以下是她的建议。

继续阅读

《罗生门》

豆瓣: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这是一本芥川的短篇集。值得一提的是电影《罗生门》并不是芥川的《罗生门》,而是主要取材自《竹林中》。罗生门讨论了人性的问题,当我们面对「恶」的时候,我们是否会选择选择成为对「恶」的「恶」?对此芥川是悲观的。

人性是复杂的,恶固然赤裸而深刻,善却明亮而温暖。因此比起芥川的描写,我更喜欢麦卡锡的《长路》。即使在吃人常见的末世,父亲也始终告诫自己的孩子:

子:我们永远不会吃人肉,对吧?
父:不会,当然不会。
子:就算快饿死也不吃?
父:我们现在就快饿死啦。
子:是你说我们不会的。
父:我只说我们不会死,没说不饿。
子:但我们不吃人肉。
父:不吃,不吃人肉。
子:无论如何都不吃。
父:不吃,无论如何都不吃。
子:因为我们是好人。
父:对。
子:而且我们拿有火炬。
父:对,我们有火炬。

我们都有「火炬」,它带给我们力量与希望,也是点亮我们子孙后代世界的灵光。

《指挥与控制》

作者:[美] 艾里克·施洛瑟(Eric Schlosser)

豆瓣:《指挥与控制》

这是一本多达800多页的书,却并不十分「难啃」,读起来也并不枯燥。作者艾里克在书中反复强调的是:人类的易错性和技术的复杂性相结合可能会导致巨大的灾难。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人类的道德感却在逐渐降低。尽管距离人们的日常生活距离很远,但核武器的威胁始终在人类的头顶盘旋。面对不同的声音我们会如何选择?是去耐心聆听、试图接受,还是使用武力、简单直接地暴力解决?

人们把大规模杀伤新武器作为一种威慑,却也把失控的风险埋在了地球这片土地中。施暴者通过统治别人获得力量感的来源。但这并不彰显他们的力量,而是强调着自己的无能。施暴者喜爱甚至依赖弱者,如无后者他们将毫无成就感和满足感。

什么能够解决「冲突」这个历久弥新、愈演愈烈的问题?也许只有「爱」吧。

学会做一位爱人者而不是施暴者。

如何保持写作

Derek Sivers 认为写日记很重要

Derek 说「日记」就是按照生活中的主题记录自己的想法,可以很简短。当我们回顾时,我们会观察到我们过去和现在的不同想法和感受。积少成多,这些也是我们创作的最佳素材。

那么如何实现这种日记形式呢?Bezos 说:

任何时候,只要你把事情做得更简单,减少阻力,你就会得到更多。
Anytime you make something simpler and lower friction, you get more of it.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