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The Black Swan

作者:[美国]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The Black Swan by Nassim Nicholas Taleb

goodreads: The Black Swan
豆瓣: 黑天鹅

这本书评分并是很非常高,可能和这本书的结构有关。整本书我并没有精读,因为结构实在有些散,内容不少但「干」货并不是很多,需要读者去留意和提炼。但是 Taleb 的写作能力真的是超一流,知识面也是十分广博,让人丝毫不会觉得枯燥和说教。

这本书主要吸引我的还是「黑天鹅」的这个概念。我们身处于这样一个「黑天鹅」频发(病毒、科技、自然灾害)的时代,需要做什么、能够做什么?

PROLOGUE

the reason free markets work is because they allow people to be lucky, thanks to aggressive trial and error, not by giving rewards or "incentive" for skills. The strategy is, then, to tinker as much as possible and try to collect as many Black Swan opportunities as you can.

Ideas come and go, stories stay.

I stick my neck out and make a claim, against many of our habits of thought, that our world is dominated by the extreme, the unknown, and the very improbable (improbable according our current knowledge)—and all the while we spend our time engaged in small talk, focusing on the known and the repeated.

Mediocristan vs. Extremistan (平庸主义与极端主义)

我们无法一天减掉100斤,但可以一天输掉100万。

当塔勒布还是个学生时,有人建议他选择一个可扩展的(scalable)职业道路。如果你是一个医生、顾问或信息专家,你一天能看到的客户数量和一天能赚到的钱是有限制的。这不是可扩展的。在这种情况下的薪酬是可预测的,多少取决于你的努力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收入会有变化,但没有哪一天的工作会对你一生的收入产生巨大影响。成功者和不太成功者之间的差异并不大,至少有一定的可预测性。这些职业不是黑天鹅驱动的,是在「平庸主义」下进行的。

另一个「平庸主义」的例子是赌场。在赌场里,任何一个赌注都不会过于偏离平均值。如果一个赌徒可以下一个10亿的赌注,那么赌场老板将面临一个极端的环境。赌场老板喜欢稳定的商业模式,因此他们限制了赌注的大小。这样,单次赌注就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另外一些职业可能会让你的收入和产出意外猛增。像贸易和写作这样的「想法」职业,令你认真思考而不是努力工作。无论你的产出是100还是100万,你做的工作都是一样的。JK·罗琳不必写一本书卖一本书,但一个面包师必须为每一个新的消费者制作一个新面包。

这些职业是在「极端主义」条件下进行的。收获回报时候可能对你一生的收入产生潜在的巨大影响,而且成功和失败的差异也是极端的。「极端主义」还包括:战争、金融市场和风险投资。

不透明度的三要素

塔勒布表示,当我们试图理解历史的时候,我们会犯三个错误:

  1. 理解的幻觉。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实际上,世界太过复杂和随机,无法真正了解。

  2. 扭曲性回顾。我们事后诸葛般从容地评估一切。我们非常善于在事件发生后对其进行理解。

  3. 高估事实信息。「柏拉图化」的危险和将信息强行归类。归类总是过度简化了现实。

火鸡实验

塔勒布讲了一个火鸡的故事,它被喂了1000天。火鸡认为一切都很好,食物会不断出现。 但在第1001天,即感恩节的前一天,人们并没有喂它,而是把它的头砍了下来。

这个故事说明了为什么用历史来预测未来是危险的。它还说明了「黑天鹅事件」是如何与知识相对的。屠夫一直都知道火鸡在感恩节死亡的事情。避免成为「火鸡」的关键:认识到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与你的期望值有关。通过保持开放的心态来避免负面的黑天鹅事件。

另外,考虑一下一位船长的这句话。「但在我所有的经验中,我从未遇到过任何事故。…任何形式的事故都值得一提。在我所有的海上生涯中,我只见过一艘遇险的船只。我从来没有见过沉船,也从来没有失事过,我也从来没有陷入过任何可能导致任何形式的灾难的困境。」这位船长来自泰坦尼克号。

一些谬误与偏见

往返谬误(Round-trip Fallacy)

人们很可能将「没有证据表示有黑天鹅」与「有证据表示没有黑天鹅」混淆。再以火鸡为例。在它生命的前1000天,它看到了「没有证据表示有黑天鹅」,但它却把它与「有证据表示没有黑天鹅」混淆了。像「几乎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这样的说法也很可能与「几乎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的说法相混淆,而后者显然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不真实的说法。

天真的经验主义和确认偏见(Naive Empiricism and Confirmation Bias)

我们都有一个自然的倾向,那就是寻找能够证实我们当前信念、假设和世界观的信息。一种为了确认和证实而做的寻找。塔勒布指出,我们总是能够找到这些支持我们观点和理论的过往事例(相信我们愿意相信的)。比如,我们再简历中总是展示自己的优势而不是劣势。

消极的经验主义(Negative Empiricism)

塔勒布建议,解决我们都有的这种天真的经验主义的方法,就是他所说的消极经验主义。只看到白天鹅并不意味着黑天鹅不存在。然而,看到一只黑天鹅证实了并非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比如在癌症检测中,找到癌细胞证实了身体中存在癌症,而没有找到任何癌细胞,就不能肯定地说身体没有癌症。我们不能基于观察到的事实轻易得出结论,而要保持开放。

叙事谬误(The Narrative Fallacy)

“We like stories, we like to summarize, and we like to simplify, i.e., to reduce the dimension of matters.”「我们喜欢故事,我们喜欢总结,我们喜欢简化,即减少事情的维度。」 这就是造成叙事谬误的原因。叙事谬误是我们无法在不编造理由或者强加一种逻辑关系的情况下观察事实。(类似《非暴力沟通》的「不带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力的最高形式」)

比如下面两句话:「国王死了,王后死了」与「国王死了,然后王后因过度悲伤而死」。第二种说法中加入了逻辑和原因,因此更容易被记住。增加信息的过程就做了一个「叙事」,把第一句话中的两个信息结合了起来。由于叙事更容易记忆和理解,它更受人们欢迎,被用于营销中。

这种偏爱和强加叙事的倾向,是大脑处理降维的结果,使事情变得容易、简单和易懂。我们也将叙事强加给完全随机和无法解释的事件,如过去的黑天鹅。我们忽略了不符合我们当前叙述的数据,使我们容易受到黑天鹅的影响。

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媒体是如何使用叙事来解释事件的。当萨达姆·侯赛因在2003年被抓获时,彭博社发布了这样的标题。《美国国债上涨;捕获侯赛因可能不会遏制恐怖主义》(U.S. TREASURIES RISE ; HUSSEIN CAPTURE MAY NOT CURB TERRORISM.)。而半小时后:《美国国债下跌;侯赛因被俘增强了风险资产的诱惑力》(U.S. TREASURIES FALL ; HUSSEIN CAPTURE BOOSTS ALLURE OF RISKY ASSETS)。媒体总是为市场的变化强加一个理由,尽管这完全是编造的。

避免过多的信息

塔勒布介绍了希腊商业大亨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他因富有、魅力四射、与杰奎琳·肯尼迪(Jacqueline Kennedy)结婚并与名流交往而闻名。奥纳西斯经营着一个航运帝国,但他并不喜欢传统意义上的「工作」。他经常睡到中午,没有办公室,也没有办公桌。当需要法律咨询时,他会打电话给他的律师,然后在巴黎的一家夜总会见面。他的主要工具是一个笔记本,上面有他需要的所有信息,非常简单。这种简单的经营方式对他的成功起到了作用吗?

书中提到研究表明。「……对日常业务的细枝末节的额外信息可能是无用的,甚至实际上是有害的。」这项研究的寓意是,你拥有的信息越多,你就有可能形成更多的假设,你的情况就会越糟糕。一旦你形成了一个理论,你就不可能轻易改变你的想法。思想是有粘性的(确认性偏见以及一致性偏见的作用),我们应该不要轻易附和。

「专家预测」与「认识傲慢」

我们过于自信。塔勒布认为,我们会变得更聪明、更有知识,但问题是,我们的过度自信增长得更快。他提到了一项研究,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被要求做出他们认为有98%的机会是正确的,而2%的机会是错误的评估和预测。比如,「我有98%的把握,美国的人口在2.5亿到4亿之间。」

但参与者评估的错误率却很高:45%,远大于被要求达到的2%(这些参与者是哈佛商学院的学生)。因此,他们对自己的评估有22倍的自信。塔勒布指出,更普通的人群,比如出租车司机,在估计自己的知识方面要好得多,尽管仍然过于自信。比如你认为你的车技是平均水平以上还是以下?大部分人会认为自己高于平均水平。

我们无法预测任何事情,但我们却认为可以。塔勒布建议我们对专业人士的判断保持怀疑的态度。因为与其他人类一样,他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他们很难界定自己知识的边界。对专家保持怀疑,对自己的预测也要保持怀疑。

「理想世界」与「良好品质」

塔勒布的梦想世界是一个人们拥有这些宝贵特征的世界:

「想一想,有人严重自省,被自己的无知意识折磨着。他缺乏愚蠢的人的勇气,却有罕见的胆量说『我不知道』。他不介意看起来像个傻瓜,或者更糟的是,像个无知的人。他犹豫不决,他不会承诺,他为错误的后果而苦恼。他自省,自省,再自省,直到他的身体和神经逐渐疲惫。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缺乏信心,只是他认为自己的知识是可疑的。我将把这样的人称为认识论者(epistemocrat)。」

塔勒布将这个乌托邦称为「epistemocracy」。这个理想国的基础,是「对无知的认识」,而不是一直存在的「对知识的认识」。塔勒布所说的黑天鹅不对称性,让你确信什么是错误的东西,而不是确信什么是正确的。

怎么做?

"Be aggressive. It’s difficult to be a loser in a game you set up yourself. In Black Swan terms this means that you’re exposed to the improbable only if you let it control you. You always control what you do."

要有进取心。在自己创建的游戏中你很难成为一个失败者。在黑天鹅术语中,这意味着只有当你让它控制你时,你才会暴露在不可能的事情面前。你总是控制你所做的事情。

  • 区分正面和负面。不可预测的突发事情性在哪里是有利的,在哪里是有害的?

    • 在正向黑天鹅中变得激进,这时候损失最小;在负向黑天鹅中变得保守,减少损失。
  • 拒绝精确和局部。思路开阔一些,我们不是为了某个确定的事情而努力,而是为了迎接突发的不确定性进入到我们的生活而努力。不要试图预测任何的「黑天鹅」从而令自己被一叶障目。

  • 把握任何机会。机会比我们认为的更加罕见。记住,正向的黑天鹅有一个严格的先决条件:曝光。参与接触更多的接触可以让我们更见到「曝光」的黑天鹅。

    • 复杂性越大,出现黑天鹅的可能性就越高。
  • 对 Extremistan 的精确计划保持怀疑态度。比如政府的计划,政府并不是为了真相,而是为了生存和延续。

  • 不要争论。不要浪费时间和预测者、经济学家、股票分析师、社会学家争论。预测的精确性会随着时间增加越来越糟。

  • 尽可能让自己置身于有利的后果远远大于不利的后果的情况下。

带着对不确定性的认识去进行计划。

"We cannot truly plan, because we do not understand the future-but this is not necessarily a bad news. We could plan while bearing in mind such limitations. It just takes guts."

做自己的黑天鹅。

“Quitting a high-paying position, if it is your decision, will seem a better payoff than the utility of the money involved (this may seem crazy, but I’ve tried it and it works). This is the first step toward the stoic’s throwing a four-letter word at fate. You have far more control over your life if you decide on your criterion by yourself.”